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词 > 正文内容

唐诗三百首全集月落,《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

ziyue2周前 (06-08)古诗词1130

《唐诗三百首鉴赏》该书图文鉴赏本中所选诗歌都是唐诗中脍炙人口、妇孺能详之作,诗是好诗,赏析亦高雅成趣,同时书中还为每一首诗都配上了壮美幽深的水墨画,造成一种视觉和诗境上的通感,使唐诗之枝繁叶茂、波澜壮阔尽呈眼底,一览无余,相信会给读者带来强烈的震撼力和艺术上的无限美感。唐朝是一个诗的时代,唐诗代表了中国古典诗歌的最高成就。

百首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目录:第61章 司空曙

第62章 皎然

第63章 李端

第64章 柳中庸

第65章 戴叔伦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第61章 司空曙诗人名片

司空曙(约720-约790)

字号:字文初,一字文明

籍贯:广平(今属河北永年县)人。

作品风格:闲雅疏淡

个人简介:大历初年举进士。入剑南节度使韦阜幕府。后又历任右拾遗、长林县丞、左拾遗,官终虞部郎中。他是“大历十才子”之一。其诗多为羁旅赠别之作。有《司空曙诗集》二卷存于世,《全唐诗》存其诗二卷。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①

司空曙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②。

乍见翻疑梦③,相悲各问年④。

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

更有明朝恨⑤,离怀惜共传⑥。

【注】

①云阳馆:云阳管驿。云阳,县名,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韩绅:韩愈有叔父名为韩绅卿,曾经作过泾阳县令。疑为此人。宿别:同宿后别离。

②几度:几次,这里犹言几年

③乍:突然,骤然。翻:反而。

④问年:询问几年来的情况。

⑤明朝恨:明天早晨离别的遗憾。

⑥共传:互相传杯共饮。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36

这是一首惜别诗,这首诗从上次别离起笔,然后写到此次相逢,最后写畅谈和

惜别之情。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这里写自上次和朋友离别,已经有数年,山川阻隔,相见不易。这其中流露了难见一面的深切相思之情。

“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正是因为山水阻隔,难见一面,所以,当两人相逢时,心情激动,都怀疑是在做梦。“乍见”二句用得非常精到,人的感情达到了极点,常常怀疑真实的情况是假的,而虚假的事情又以为是真的。久别重逢,思念之情达到了极点,乍见后,反怀疑是梦境,写得非常真实贴切,感情真挚,形象鲜明,两人相逢时惊喜交加的情态跃然纸上。分别的时间长了,所以,见面之后两人自然就问到了各自这些年的情况,感慨蹉跎岁月,时间荏苒之情。这句话也写得非常质朴自然,让人感动。

“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在夜深时,久别相逢的两人自当是有很多需要说,但是,几个时辰之后两人又将别离,两人内心自当非常凄凉和留恋,有很多话要说,但却又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说起。所以,最后诗人选择了寄情于景,将两人的深切留恋之情写得分外凄凉。其中孤、寒、湿、暗、浮等字,都不仅渲染出诗人凄凉暗淡的心情,也流露出了人生沧桑,漂泊不定的感情。

“更有明朝恨,离怀惜共传”,千言万语化在了酒中,诗人和朋友举杯共饮。这表现了两人对情谊的珍惜和深深的不舍之情。一醉方休。“更”字点出了即将再次离别的悲伤。

这首五律,生动地展现了两人重逢又即将离别时悲喜交加的复杂心情,感情充沛真挚,语言质朴自然,表达曲折。

后人点评

清人乔亿:真情实语,故自动人。(《大历诗略》卷三)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第62章 皎然诗人名片

皎然(约720—约800)

字号:字清昼

籍贯:湖州长城(今浙江长兴)人。

作品风格:清丽闲淡

个人简介:开元天宝年间考进士,未及第,便失意出家,居于润州长干寺。后居湖州杼山妙喜寺。他撰有《诗式》五卷,是一部系统的诗论专著,总结我国诗歌创作和评论的一些重要原则。有《杼山集》十卷,《全唐诗》收其诗七卷。

寻陆鸿渐不遇①

皎然

移家虽带郭②,野径入桑麻。

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③。

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

【注】

①陆鸿渐:即茶圣陆羽,字鸿渐。曾被召为太子文学,不久,隐居苕溪。有《茶经》传世。

②带:近。郭:泛指城墙。

③西家:西邻。

寻陆鸿渐不遇

这首是诗人去拜访刚搬家不久的好友陆羽不遇而作的诗。

“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这两句写诗人陆羽的刚刚迁居,虽然新家离城不远,但环境已经很幽静了,诗人在山野间的小径中走着,直走到桑麻丛中才看到陆羽的居所。这两句点出了陆羽居所的地址,以及周边的环境。写得朴实自然。

“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大概是陆羽刚刚搬来后才种下的菊花吧,在秋季里都还没有开放。这里点出了诗人拜访的时间是在秋季里的一天。诗人观察细腻,感情平和恬淡,充满了怡然的生活情趣。

“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诗人接着就去敲陆羽家门,却无人应答,甚至连狗吠的声音都没有。这时,诗人有些茫然,想这样回去,又有些眷恋,所以,不禁去问西边的邻居。

“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邻居回答说:陆羽去山中了,每天都要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回来。“每日”中的每字,生动地勾画出了邻居对陆羽这种行为的不解和疑惑的神态。这也反衬了诗人陆羽寄情山水、超脱尘俗的高洁情趣。

这首五律诗,不论是写景还是后来的叙事,都没有直接写陆羽本人,但诗人从不同角度描写陆羽的生活情况、生活环境等,烘托陆羽高洁的情操和放荡不羁的豁达胸怀。语言清新自然,韵味隽永和谐。

后人点评

陛云说:“此诗之萧洒出尘,有在章句外者,非务为高调也。”(《诗境浅说》)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第63章 李端诗人名片

李端

字号:字正己

籍贯:赵郡(今河北赵县)人。

作品风格:清婉

个人简介:大历五年(770)中进士。任秘书省校书郎。后因病辞官,建中中起用杭州司马。因厌烦官场,辞官归隐于衡山,自号“衡岳幽人”。他是“大历十才子”之一。多赠别之作。今存《李端诗集》三卷。《唐诗三百首》存其诗三卷。

闺情①

李端

月落星稀天欲明,孤灯未灭梦难成。

披衣更向门前望,不忿朝来鹊喜声!

【注】

①闺情:指妇女思恋所爱的情感。清人赵翼在《瓯北诗话·李青莲诗》中写:盖古乐府本多托于闺情女思,青莲深于乐府,故亦多征夫怨妇、惜别伤离之作。

这首诗描写的是一位少妇思念丈夫早归的情景。

“月落星稀天欲明”,开始描写了黎明前的景象。此时天空中的月亮已经落下,辽阔的天空中孤零零的几颗星星坠在天空中。环境空旷宁静,这是整首诗的一个背景。

“孤灯未灭梦难成”,诗人将笔调从室外转到了室内。天色渐明,一盏灯独自闪烁,少妇辗转反侧,一夜未眠。读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她是因为什么彻夜难眠呢?

接着,诗人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带着这个悬念,继续描写少妇的神态,“披衣更向门前望”,少妇起身披衣,走向门前,向外张望。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悬念进一步加深。

“不忿朝来鹊喜声”,原来是早晨啼叫的喜鹊,把她引到门前去了。而古时人,认为,喜鹊不断鸣叫就预示着有人要来。那么这里,不是预示着出门在外的丈夫将要回来了吗?因此,她赶忙地跑到门前去了。但是,没有丈夫的半点影子。所以,少妇非常伤心失望,少妇情思深重,而喜鹊偏偏在此刻捣乱,欺骗少妇。但是,少妇“不忿”,这两个字生动地传达了少妇心情由喜转哀的微妙变化过程。最后这一句,含蕴丰富,其中透露了少妇对丈夫眷念的深情、自己多年独守空房的痛苦和无法掌握自己命运,实现心中愿望的无奈之情。

这首七绝诗,用凝练的语言,生动地刻画了思妇的形象,细腻地描绘了少妇内心的情感波动。充满生活气息,韵味十足。尤其是最后一句,写得非常精妙,简单的几个字,却包含了表现出了少妇内心复杂的情感世界。含蓄隽永,耐人寻味。

后人点评

清人黄生:极淡极真,绝似孟襄阳笔意。此全诗不对格,太白、浩然集中多有之。二公皆古诗手,不喜为律所缚,故但变古诗之音节而创为此体也。(《唐诗摘钞》卷一)

鸣筝①

李端

鸣筝金粟柱②,素手玉房前。

欲得周郎顾③,时时误拂弦。

【注】

①鸣筝:弹奏筝曲。

②金粟:首饰名,这里形容筝柱装饰华美。

③周郎:指三国时吴将周瑜。他二十四岁为大将,时人称其为“周郎”。他精通音乐,听人奏错曲时,即使喝得半醉,也会转过头看一下奏者。这里代指弹筝女子思恋的知音人。

这是一首描写少年恋情的诗,诗中用简洁的语言,生动地刻画了一位热恋中少女的形象。

“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写弹筝少女端坐华丽的房子前,拂弄筝弦,优美的筝乐便从弦轴中传了出来。“金粟柱”和“玉房”都表现了场地的华丽。“素手”二字表明弹筝者是一位女子。

“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这两句写鸣筝女故意弹错筝弦,希望引起自己所爱的人的注意。这里引用了周瑜的典故,周瑜少有才华,文治武功,晓音律,一旦听到弹错曲,他都会转头看一下奏者。这里诗人用“周郎”指代少女所爱的人。其中透露了少女对男子的倾慕和喜爱之情。“时时”二字强调了,少女弹筝出错之频繁,显出了她心不在弹筝,故意撩拨的情态。

这首五绝小诗,刻画细腻生动,轻巧活泼,情趣盎然。

后人点评

清人徐增分析这诗说:“妇人卖弄身分,巧于撩拨,往往以有心为无心。手在弦上,意属听者。在赏音人之前,不欲见长,偏欲见短。见长则人审其音,见短则人见其意。李君(称李端)何故知得恁细。”(《而庵说唐诗》)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第64章 柳中庸诗人名片

柳中庸(?—775)

籍贯:蒲州虞乡(今山西永济)人。

作品风格:精工自然

个人简介:大历年间进士,曾官鸿府户曹。与陆羽、李端等人为诗友。《全唐诗》存其诗十三首。

征人怨

柳中庸

岁岁金河复玉关①,朝朝马策与刀环②。

三春白雪归青冢③,万里黄河绕黑山④。

【注】

①金河:即黑河,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南,唐朝时属于匈奴管辖地。玉关:即玉门关。

②马策:马鞭。刀环:这里指刀。

③三春:这里指暮春。青冢:汉王昭君之墓,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南。

④黑山:即杀虎山,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东南。

这是一首诗中提到的金河、青冢、黑山,都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内,在唐朝这里属单于都护府。因此可见,这首诗写的是一位在单于都护府中戍守的征人的怨情。这首诗每句写一景,四景皆围绕“征人”的“怨”铺展开的。

“岁岁金河复玉关,朝朝马策与刀环”,写的是:年复一年,驰骋于边塞关城之间;日复一日,横刀跃马,征战杀伐。这两句“岁岁”和“朝朝”相对,强调了生活的战争的频繁和生活的枯燥。又加以“复”和“与”字,把四个边塞特有的事物联系起来,使人感觉这种单调的生活无尽无穷,其中自然透出了怨情。

前两句从“岁岁”说到“朝朝”,好像征人的怨气已经发泄尽,其实,征人的怨何止这些呢?他不仅从年年岁岁的漫长时间中感受到枯燥苦闷,而且面对眼前看了千万次的景象景象,他也感到怨恨无处不在,所以有了三、四句的描写。

“三春白雪归青冢”,时令已经是暮春,但塞外依然是到处是把茫茫的积雪,征人看到的也是只有白雪飘落向青冢。环境肃杀,让人感到凄凉和绝望。“万里黄河绕黑山”,这最后一句描写了边塞山川:滔滔的黄河水,绕过阴沉沉的黑山,接着又奔向远望。从白雪青冢和黄河黑山这两幅图画中,我们可以读到想象到征人戍边的环境非常荒凉、恶劣,也可以体会到征人到处转战奔走于边塞的艰辛。

这首七绝,通篇没有写一个“怨”字,也没有直接发出怨语,诗人紧紧围绕产生怨情的原因,分别从时间和空间两个角度着墨,用极为凝练的语言,通过对繁忙枯燥的征战生活和边塞荒凉环境的描写,来表现征人的怨。字里行间都蕴含着怨情,让人读来回肠荡气。

后人点评

俞陛云曰:“四名皆作对语,格调雄厚。诗题为征人怨,前二句言情,后二句写景,而皆含怨意,嵌青、白、黄、黑四字,句法浑成。”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第65章 戴叔伦诗人名片

戴叔伦(732—789)

字号:字幼公,一字次公

籍贯:润州金坛(今属江苏)人。

作品风格:平易畅达,细腻委婉

个人简介:他出生于隐士家庭。少年时拜著名的学者萧颖士为师,聪颖过人。至德元年(756),为避永王兵乱,随亲族逃难到江西鄱阳。为生计出仕。

大历元年(766年),戴叔伦受在刘晏幕下任职。大历三年,受刘晏推荐,任湖南转运留后。后官至容管经略使。贞元五年(789),他辞官归隐,当年,卒于返乡途中。《全唐诗》编其诗二卷。

除夜宿石头驿①

戴叔伦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②。

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

【注】

①除夜:指除夕之夜。石头驿:在今江西新建县赣江西岸。

②支离:本义为形体不全,这里诗人自指流离多病。

这首诗大概写于戴叔伦晚年任抚州(今属江西)刺史时。此时他寄居石头驿,大概打算回家乡。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开篇就是一问,表达了诗人强烈的孤寂心情。从题目中我们知道这首诗写于除夕之夜,除夕佳节是万家团聚的日子,而此时,诗人自己却依然奔波于仕途,孤单地在驿馆中寄宿,对烛寂寞地坐着,举目无亲,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谁相问”,这一设问句,突出了诗人孤苦激愤的心情。“寒灯”,点明了天气的寒冷,这更衬托出诗人漂泊在外,清冷孤苦而又思念家乡的心情。

诗人独自以灯为伴,在夜里不禁回忆起自己一年来在外漂泊的坎坷历程,不禁感慨道:“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一年”句点明了题目中的“除夜”,“万里”,这不是实指两地间的路程,而是从诗人心理上的距离来说的。“一年将尽”和“万里未归”,形成了对仗,将时间和空间,纵横交织在一起,凸显了时间荏苒,世事苍茫的情感和意境,这两句表现出来诗人极强的概括能力,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诗人在这一夜里辗转难眠,应该是想到了很多事情。诗人追忆沉思不禁悲从心来,不禁嘲笑起现在的自己。“寥落”,回忆就是星星点点不成系统的,写得非常贴切,同时,也流露了诗人凄凉的心情。“支离”,本是指形体不完整,这里指诗人多病。诗人晚年任抚州刺史时曾被诬告,后得得以昭雪。诗人有济世之才,但到晚年还受了诬蔑,落得个自己病痛缠身,飘泊无依的境地,怎么不可笑呢?这“笑”,是心酸、不平和无可奈何的苦笑啊。

“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万物复苏,世界又是一片欣欣向荣之景,但是,诗人愁苦孤寂和老迈的情况一年又一年地延续着。“又”字,写出诗人年年岁岁地流转中,迎来的只是越来越凄凉的境况。就此,虽然本诗已经结束,但是,诗人的愁苦却随着“又”字继续蔓延着,让人产生无尽的悲戚心情。

这首五律,写得感情真挚,言简义丰,意韵绵长,凄楚感人。

后人点评

徐献忠评其诗“情旨馀旷,而调颇促急”,“虽工于石斤炼,而寡于华要矣”(《唐诗品》)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

《唐诗三百首鉴赏大全集》卷十. 司空曙 皎然 李端 柳中庸 戴叔伦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成语小秀才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sc-td.com/cy/63305.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