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词 > 正文内容

李商隐诗,蓝田日暖玉生烟,说的是什么意思?

ziyue5天前古诗词70

谢邀!

说“蓝田日暖玉生烟”是什么意思?倒不如说《锦瑟》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这样似乎更彻底,也更有趣。贴一篇我早先的文章权作答题。

提起诗,无人不知李商隐,在星汉灿烂的唐代诗坛,无论怎么排序,他都名列前五,即便在整个中国的诗歌长河中,他也是进入前十的大诗人。而说到李商隐的诗,则个个会背“锦瑟无端五十弦”。西方有“莎学”,中国继“红学”、“鲁学”后,也可能还会出现“锦瑟”学,因为“一篇锦瑟解人难”。

李商隐的生平就不重复了,直接说《锦瑟》吧。《锦瑟》是李的代表作,历代诗选都把它选为李诗的首篇。这首诗内容隐晦,意境凄迷,语辞华美,音韵合谐,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每一联都代表了一种情境,一种心绪。自然也是李诗中最难解释的一篇。“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元好问《论诗三十首》之十二),“一篇锦瑟解人难”(王士禛《戏仿元遗山论诗绝句》)。李商隐到底说的是什么,历来众说纷纭,有悼亡说,恋情说,党争说,自伤身世说等等。我照猫画虎,参照历代版本注释,探寻众多名家足迹,谈一下自己粗浅的看法,即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引方家和诸师友讥笑,也无关痛痒,上头条本身就为玩嘛。

(一),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诗题虽作《锦瑟》,但这首诗并不真的只说这种乐器,诗人主要追求的是文字本身的华美。“瑟”是一种乐器,谓“锦”者是说“瑟”上装饰的非常美丽,所以叫“锦瑟”,这二字给人的印象首先是美好,另外它奏出的音乐可以传达诗人内心的情意和品性。锦瑟还有一个典故,汉书郊祀志,泰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素女弹瑟发出的声音太悲哀,使听者流泪,泣不可止,帝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李商隐为什么不说其它三弦、五弦、七弦的乐器,除了已述的原因外,还因为只有五十弦的锦瑟才能传达那最繁复、最悲哀、最使人不能忍受的感情。柱者,弦底下的支柱,一柱系一弦,故谓,一弦一柱;华年,盛年也,也即美好年华;思者,追忆也,无端者,无缘无故也;每根弦只要一碰它,每个声音带出来的都是对过去“华年”的追思。

(二),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庄子梦蝶也是一个典故,李商隐加了一个“迷”字和一个“晓”字,意为他梦为蝴蝶时,是多么美丽,多姿多彩,他完全痴迷耽溺在这美好的感情中了,可这感情,如同破晓的梦一样,那么短暂,一下就醒了,只留下一个幻影。望帝者,杜宇也,死后,其魂化为鸟,名杜鹃,也叫子规,这也是一个神话故事。“春心”和“托”是诗人加上去的,“春心”表示相思和爱情,诗人这句表达的应是,我的情感啊,就算人死去,也要象望帝那样变成一只鸟,相思啼血(太凄艳了)。

(三),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沧海是月出的海,沧海上的月亮是圆的,珍珠也是圆的,原本寓意美好圆满,可是每粒珍珠上面都是泪痕。蓝田是产玉山,太阳照在上面,玉石都在一片烟霭迷蒙之中,那么温暖。前面说月,后面说日,无论是日、或者是月,无论是海、或者是山,无论是冷、或者是暖,诗人说他自己遇到的感情都“珠有泪”、“玉生烟”,诗人是把最美丽的东西和最悲哀的感情结合在一起。

(四),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可待”是表示疑问的语气,意为这样的感情,难道等到成为追忆的时候才怅惘哀伤吗?普通人就是这样,等到真的失落了,才怅惘伤痛,而李商隐不是,他在“梦蝴蝶”、“托杜鹃”、“珠有泪”、“玉生烟”的当时,就已经惘然了,就因他是诗人,比一般人更敏感,更因为他是大诗人,比普通诗人更细腻。

关于《锦瑟》的主旨,主要有以下几种说法:

第一种,悼亡说,认为李商隐在悼念故去的妻子王晏美。可是《正月过崇让宅》:

密锁重关掩绿苔,廊深阁迥此徘徊;

先知风起月含晕,尚自露寒花未开;

蝙拂帘旌终展转,鼠翻窗网小惊猜;

背灯独共馀香语,不觉犹歌《起夜来》。

写的多明白真切,在和妻子生前共同生活居住过的崇让宅,诗人独自一人想起亡妻,展转反侧,夜不能寐,蝙蝠拂帘,松鼠翻窗都疑为妻子回来了。还有,“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意思是,他经过大散关时,下了很深的雪,再也没有人给他寄寒衣了,也清楚的表达了对妻子的悼念,决不像《锦瑟》那样隐晦。

第二种,党争说,李商隐的恩师是令狐楚,属牛僧儒一党,而其岳父王茂元则是李德裕一派,李商隐夹在中间,两派对其都不待见。虽然其始终不忘令狐家族的恩情,但个人政治主张似更倾向李德裕。所以有研究者认为,“沧海月明珠有泪”说的是李党党魁李德裕遭贬死在崖州(今海南岛),引诗人怀念;而“蓝田日暖玉生烟”说的是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绹(他也官至宰相)的事业像蓝田山一样崇高,意在借歌颂令狐,以唤旧谊,企图仕途转机,这样解释,太过牵强。

第三种,恋情说,认为“锦瑟”是人名,一说是令狐丞相家的使女,一说是节度使幕府的歌女,李商隐钟情于这女子,难以如愿,又不能忘情,不便明言,只能用晦涩的手法诉其相思。说种说法,更不可信。李年轻时,与大唐公主的使女宋华阳相遇玉阳山,一见钟情,陷入热恋,两人频频幽会,致宋有孕,情事败露,公主并未重罚二人,宋华阳就在玉阳山出家当女道士,李被公主逐下山,赴长安求功名,这件事使李当时名誉扫地。多年后,李在长安月夜邂逅宋华阳姊妹,百感交集,曾作诗二首以赠,题目就叫《赠华阳宋真人兼寄清都刘先生》和《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那时候,李还热衷仕途,都不怕,作《锦瑟》时,他已功名无望,心灰意冷,离辞世只不到一年,有什么好顾忌的。

恋情说中还有一种说法,是现代女作家苏雪林女士,就是那个骂鲁迅到死,年轻时在武大任教时,两次解囊济困于从无交集的诗人朱湘的人(人的感情,尤其是文人的感情真的很复杂),她写了一本书叫《李义山恋爱事迹考》说《锦瑟》就是写爱情的,李认识了两个宫女,她们是一对姐妹花,一个叫飞鸾,一个叫青凤。李跟她们约会时就带着锦瑟,李在宫墙外一弹,那对姐妹就出来跟他见面。乍一看,飞鸾、青凤形象都曾在李诗中出现,还真像有那么回事,细一想,完全不靠谱,李在官场一直身处末流,从无进宫的机会,再说这宫墙可非民巷,那能随便叫你弹瑟引凤。

最后一种,“自伤身世”或“自慨”说,认为李商隐自己伤感慨叹自己。自慨的内容很广泛,既可以包括爱情,也可以包括悼亡,当然也包括党争。也有人指出,“自慨”是专门感慨自己怀才不遇,仕途幽暗的,诗人崔珏《哭李商隐》诗就有“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句,就佐证这种说法。我个人的看法是,《锦瑟》是一首“自慨”诗,但不仅仅单指怀才不遇,应是诗人对自已一生种种遭遇,一桩桩、一件件统统回忆后作的总慨叹,因为一年后,诗人就离世了。大唐诗坛的月亮在无奈的感慨中殒落了,但其散放的如锦月华却流照千古。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成语小秀才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sc-td.com/cy/46981.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